一人一舟 闪米特在太平洋追逐命运这匹烈马

栏目:时间:2019-08-03 22:08 来源:网络整理 点击:180次

 一人一舟,闪米特在太平洋追逐命运这匹烈马

很多关注冒险的网友都认识闪米特,但不认识李华灿。这就像一个隐喻,同一个人的两个名字,将他43岁的人生切割出气质迥异的两种质感:一个是曾经的外企电子工程师,一个是如今的知名职业探险者。

总会轻描淡写说自己“买过很多小破船”的闪米特,2007年开始进行单人皮划艇漂流探险活动,此后横渡过渤海湾海峡、琼州海峡,穿越过泰国至柬埔寨的海域,完成过2500公里珠江漂流……2015年,闪米特历时234天,途经9个省(区),漂流5490公里,成为世界独漂黄河第一人。在去年,他被美国《国家地理》杂志评为“年度十大探险家”。而今年,闪米特历时159天,成功环游中国海岸线,划行总里程5732公里。

“闪米特”这个让人有些费解的网名,取自于6000多年前西亚两河流域的一个民族。这个古老民族善于攀山涉水,足迹遍布亚洲、欧洲和非洲。李华灿崇拜闪米特人的探险精神,希望如他们一般,在大自然中探险,探索未知世界。

同时,“闪米特”也是英语单词“summit”(顶峰)的同音汉字,寄托了他内心的登山追求。的确,登山也没能难住这个皮划艇单漂能手,2016年9月,他登顶世界第八高峰马纳斯鲁峰(8164米)。

当闪米特坐在你面前聊那些漫长的水上时光时,他并不习惯用辞藻修饰自己曾经历过的电影般的场景。惊心动魄的历险瞬间,总被闪米特笑嘻嘻用三两句略过,让听众误以为那一切并不艰难。

他的妻子、探险活动“后勤员”羚羊说,或许闪米特就是那种能把外人深感辛苦的旅程,视为莫大精神享受的人。闪米特和其他探险者,高度迷恋自然界的粗犷和广博,他们天生可以从中汲取养料,哪怕此间延伸出的是一条寂寞无比的苦旅。

今年5月11日13:00,广西东兴大清国一号界碑,闪米特从中越界河北仑河下水。那里是中国海岸线最南端的终点,亦是闪米特的单人皮划艇环游中国海岸线的起点。

起航第二天,闪米特就在北部湾遭遇了雷暴雨。当时海面上没有任何渔船和货船,坐在皮划艇上的闪米特成为海面最高的物体——也就相当于引雷针。他开始还想加快速度、调整方向来避开雷,后来发现完全是徒劳。于是,他紧急跳下水,降低自己在海面的高度,同时一手抓住船一手抓住桨——玩皮划艇最危险的事情就是人和船、桨分离,任何时候都要保证三者是一体的。当时吹的是离岸风,凭人力很难划到或游到海边。

足足在水里泡了半小时,闪米特才躲过这一劫。

平均每天,闪米特挥桨7万次,全程结束,他保守估计探桨在600万次以上。他白天划行,晚上休息,划到无人岛或找不到旅店的地点,只能就地扎帐篷露营。妻子羚羊在陆地上开车做后勤,而全程中他们俩能碰头的日子只占40%,60%的时间都是闪米特独自露营。

一次,闪米特不得不在海边的墓地里扎帐篷,天降大雨,草地里老鼠钻行,发出窸窸窣窣的响动,阴森瘆人。“我还是会害怕的,但长期在野外露营,恐惧感比正常人小很多。”对闪米特而言,克服恐惧的动力,就是他必须完成整趟航行。

这次环游中国海岸线,出发前闪米特带了100块压缩饼干,最后还剩下了一半多,因为“海里面比较容易找到食物”。海边的贝类都可以采集后煮着吃,偶尔还有善良的渔民送鱼来。

划到广东汕尾的龟龄岛时,岛上正在修建码头的工人邀请闪米特吃饭,一桌子人只有三碟菜,根本不够吃,但他们不断给闪米特夹菜。因为没吃饱,晚上,闪米特和他们一起下海,去礁石上摸了半桶螺,当宵夜煮了吃。一群人围坐工地上,一边吃螺,一边天南海北地闲聊。

闪米特说,他们生活艰苦,但每个人的笑容都很灿烂。“他们说,希望有一天也能和我一样,去过冒险的人生。他们很喜欢照相,每次我一举起相机,无论他们在做什么,都会立刻摆个pose给我照。我喜欢他们这种人生态度,生活艰难也可以笑对人生,善待陌生人”。

每天结束划行,闪米特都会用手机写日记,黄河漂流时已有这个习惯。在他看来,这不只是探险活动,一半时间属于水上漂流,另一半时间用于了解土地和人。他和羚羊常常沿岸走访调查,和当地人交流。

今年夏天,闪米特讲述黄河漂流往事的书已经出版。在《致命冒险:闪米特黄河奇幻漂流》一书的序言中,闪米特写道:“在水上观察陆上,在水上观察水上。每一次有了新的发现,都让我感到无比兴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