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花样滑冰中探寻多样人生

栏目:时间:2019-08-13 21:18 来源:网络整理 点击:88次

新华社北京8月12日电 题:在花样滑冰中探寻多样人生

赵雪彤

“花样滑冰是我人生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就好比吃饭睡觉一样一直陪伴我成长,”美籍华裔花滑选手刘浃鑫说。

今年18岁的刘浃鑫,已经在花样滑冰的陪伴下走过了12年。6岁时,刘浃鑫进入北京世纪星滑冰俱乐部,在众多教练的指导下训练,与花样滑冰结缘。练习花样滑冰不久,刘浃鑫就展示出了自己的天赋,小学期间在各类比赛中取得了很多奖项。在西城外国语学校上初中时,她拿下了北京市花样滑冰女子单人滑精英组第一名。虽然她最终没有和同时期的陈虹伊等新秀选手一样在专业道路上走得更远,但是花样滑冰还是以另一种方式融入了她的血液。

多样人生不设限

“在花样滑冰这条道路上,遇到了许许多多的困难,受了很多伤,但只有滑冰的时候可以忘记所有的烦恼。”刘浃鑫说。

踏上冰面,压在心头的焦虑感瞬间放下,转化成了脚下起舞的力量。练习的日子很苦,却也给刘浃鑫带来了特别的成长,坚持不懈、善始善终的品质让她在生活的各个方面都表现优异,德智体美的全面发展也让她在小学就获得了“北京市三好学生”荣誉称号。

“你喜欢滑冰,妈妈支持你,但你要保证滑冰不影响学习,学习不好就‘停冰’。”刘浃鑫的母亲对女儿一向要求严格,“停冰”是她督促女儿在练习花样滑冰的同时保持优异学业水准的最有力“武器”。她看到了刘浃鑫在花样滑冰上的毅力,也看到了这份毅力带给她更多的人生可能性,她不希望女儿的生活中只有花样滑冰。

15岁那年,刘浃鑫从北京西城外国语学校初中毕业,赴美国圣地亚哥求学。在美国求学的第三年,她已经凭借学业上的出色表现拿到了美国公立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她并没有因此停步,而是将眼光放长放远,树立更高的目标,希望进入美国常春藤联盟高校深造。美国的高中生活并不轻松,刘浃鑫在刻苦学习、刻苦练习花样滑冰的同时,还在学校参与了中文社团。课余时间,她还参加了美国一位大学教授的研究课题,关注如何帮助提升非洲的教育。

迎难而上不畏险

追逐理想的大学,不仅要保证高质量完成学业,还要在各类实践活动中不断提升综合能力,她做了许多取舍,但从未放弃花样滑冰。

“她太喜欢花样滑冰了,一上冰就一发不可收拾,”看到她对花滑的热爱,刘浃鑫的母亲决定陪着她坚持,“当时家人都反对浃鑫继续滑冰,但她一再恳求,为了她的梦想,我也不能放弃。”

作为一名业余选手,刘浃鑫在美国练习花样滑冰要克服不少困难,最直接的就是牺牲睡眠。

“常常头刚沾枕头,就得爬起来,”刘浃鑫母亲说,为了在不耽误学习的情况下保障训练,她每周至少有两天时间需要在凌晨3点前起床,在漆黑的高速公路上开40分钟到1个小时的车,送女儿去不同的冰场训练。三年多来,风雨无阻。

“孩子7点前还得赶回学校上课,4点必须到冰场,教练要求很严格,一分钟都不能迟到。我在车上放了瓜子,开车困了,含一颗瓜子到嘴里,手上有点不同的动作,就感觉精神些。”当被问及坚持陪女儿训练的原因时,刘浃鑫母亲说:“孩子想练好冰,家长也要陪伴她一起努力”。

女子单人滑是花样滑冰“皇冠上的明珠”,刘浃鑫也曾在女单项目上展现出很好的潜质。然而,伤病让她不得不选择转项。

“我在之前的训练中膝盖受过一些伤,而且高中的生活很忙,能挤出的时间也越来越少,但我不想抛弃这个一直陪伴我、给我快乐的‘朋友’,就转到了起跳动作较少的队列滑。”刘浃鑫说。

从中国到美国,从北京到圣地亚哥,她经历了一次又一次的告别,但花样滑冰,是她希望一辈子相伴的“老朋友”,单人滑不行,就在队列滑中继续发光。

“队列滑让我更加热爱花样滑冰这项运动,”刘浃鑫感慨,“在单人滑训练时,遇到问题是自己去找办法。而在队列滑中,大家会互相鼓励和帮助,队列滑不是孤军奋战,需要集体感,需要每个人的配合。”

传递快乐不停步

“我觉得花样滑冰是能给人快乐的一项运动,”刘浃鑫介绍说,“在美国,花样滑冰的费用高昂,有的人没有这个经济能力支持他们参与这项运动,所以我去做义工,免费给一些孩子教课,让他们也能体会这种释放自己,在冰面上飘起来的快乐”。

传递快乐的过程中,也能收获快乐。